網上投稿
「深度」七大基地項目、裝機超1500萬千瓦,這個橙色預警區的風電開發為何再次爆發?
內蒙古電力新聞網>>資訊

「深度」七大基地項目、裝機超1500萬千瓦,這個橙色預警區的風電開發為何再次爆發?

2019/9/18 16:59:41    來源:界面新聞    (作者:席菁華)

     內蒙古鄂爾多斯西北部,是杭錦旗的所在地。一周前,這里拿下了60萬千瓦風電大基地項目。


     這已是內蒙古今年啟動的第七個風電大基地項目。據界面新聞記者統計,這些大基地項目建設容量已高達1540萬千瓦。


     另外六個項目包括烏蘭察布600萬千瓦風電基地示范項目、興安盟300萬千瓦平價風電項目、阿拉善盟-上海廟160萬千瓦風電基地項目等。


     國家能源局發布的2018年、2019年度風電投資監測預警結果的通知顯示,綜合考慮并網消納及保障性收購電價落實情況等指標,內蒙古連續兩年被劃分為風電開發建設橙色預警區域。2017年,該地區評級為紅色預警區域。


     這意味著,除符合規劃且列入以前年度實施方案的風電項目、分散式風電項目以及利用跨省跨區輸電通道外送項目外,內蒙古近兩年將不再新增建設項目。


     為何內蒙古風電大基地項目在今年集中落地開花?

重返內蒙


     內蒙古是中國風電最早的發源地之一,1986年便有風電項目在此投產,憑借良好的風資源、可集中連片開發的土地,被稱為“草原三峽”。2015年,內蒙古并網風電裝機總容量接近2300萬千瓦,超過三峽電站2250萬千瓦裝機容量。


     十年前,國家能源局規劃在河北、內蒙古、甘肅酒泉、新疆等地建設千萬千瓦級風電基地,打造數個“風電三峽”。


     公開數據顯示,內蒙古全區風力可開發資源4億千瓦,居全國首位。風資源條件好的區域平均風速在8m/s以上,機組發電小時數可達3000以上。


     2009年國家出臺的《新能源產業振興和發展規劃》顯示,在六個省區建設七大千萬千瓦級風電基地,內蒙古囊括了其中兩個。


     因電源側與負荷側不匹配,2012年起,大規模、高速度增長的新建風電裝機量,與輸送通道建設滯后的矛盾集中爆發,全國棄風率飆升,99.9%的棄風電量發生在風資源富集的“三北”地區。


     國家能源局發布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棄風電量339億千瓦時,同比增加1.69倍,平均棄風率達到15%,同比增加7個百分點。2011-2015 年,國內棄風電量累計損失達959 億千瓦時。


     2015年,棄風電量最高的省份為內蒙古,棄風電量達91億千瓦時,棄風率為18%;其次為甘肅、新疆、吉林等地。


     2016年,“三北”地區新能源裝機1.63億千瓦,電力外送能力僅為3700萬千瓦。


     2017年,能源局緊急叫停“三北”風電建設,明確內蒙古、黑龍江、吉林等六省為風電開發建設紅色預警區域,停止新增風電裝機核準。


     隨著“三北”地區風電大基地項目的停滯,國內風電開發由“找風”向“找市場”轉變,重心逐步向并網條件較好、接近電網負荷的中東部及南方低風速區域偏移。


     低風速資源面積約占全國風能資源區的68%,主要集中在福建、廣東、廣西、安徽、湖南、湖北、江西、四川和云貴等地及長江以南的四類風資源區。


     與此同時,為解決風電消納問題,國家能源局提出優化調整風電開發布局,計劃在“三北”地區建設九條特高壓線路,主要集中在內蒙古、陜西、甘肅、寧夏和新疆等省。


     其中,當時規劃以內蒙古為起點的特高壓線路有四條,分別為錫盟經北京天津至山東、蒙西至天津南、上海廟至山東、錫盟至江蘇泰州。此外,結合電力市場需求,還將著手開展東北(呼盟)、蒙西(包頭、阿拉善、烏蘭察布)等電力外送通道項目。


     2017年,國家能源局集中批復了總容量2500萬千瓦的多個特高壓配套風電基地、平價風電基地和風電平價試點項目。按照計劃,這些項目將于2019-2020年建設完成。其中,內蒙古特高壓配套風電基地1080萬千瓦。


     風電大基地項目的建設進度,取決于相配套的特高壓項目的投運時間。目前內蒙古已投運了扎魯特-山東青州、錫盟-山東勝利等六條特高壓線路,其中三條為特高壓直流線路,三條為特高壓交流線路。


     在特高壓的投運及相關政策推動下,內蒙古棄風限電持續改善,2018年,紅色預警轉為橙色預警,風電開發迎來轉機。


     今年啟動的七個大基地項目中,有三個為特高壓點對點配套外送項目;三個為500Kv/750Kv線路短距離外送項目;一個為在當地自備電廠負荷消納項目。


     其中,興安盟、阿拉善盟-上海廟、鄂爾多斯市杭錦旗基地三個項目共520萬千瓦風電,將通過上海廟至山東直流特高壓,以及扎魯特-青州直流特高壓通道輸送至山東進行消納。


     國電投烏蘭察布600萬千瓦平價大基地項目、中廣核內蒙烏蘭察布市化德縣200萬千瓦風電扶貧平價基地項目、大唐呼和浩特60萬千瓦風電大基地平價項目通過短途500KV/750KV線路送到華北電網等區域進行電力交易及消納。


     內蒙古包頭市160萬千瓦可再生能源示范項目,通過包頭當地的鋁業園區自備電廠和負荷進行消納。


     據界面新聞記者獲悉,這些項目布局已超過三年,有的甚至已超過五年,配合特高壓線路的投產,于今年開始投資建設與招投標。


     隨著平價時代的趨近,內蒙古風電開發的解凍,以及電網結構的逐步強健,開發商紛紛搶占內蒙古風電大基地市場,提前卡位。


     有業內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內蒙古資源條件好,是最適合開展風電平價項目的區域。此次落地的七個大基地項目,除鄂爾多斯市杭錦旗基地60萬千瓦風電項目為競價項目外,其余都為平價大基地項目。


     國信證券研報認為,內蒙古將率先重啟存量核準項目的自愿轉化和新增平價上網示范項目,成為國內平價示范市場的主力區域。風電平價項目資源正大規模釋放,2020年平價項目將在內蒙古集中涌現。


     國信證券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內蒙古棄風率為8.2%,棄風電量30.5億千瓦時,有望在2020年成為綠色區域。

消納爭議


     按照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發布的《關于2019-2021年自治區級重大項目滾動實施計劃》,2019-2021年,內蒙古將重點建設風電項目共計23個,總建設規模1265.51萬千瓦。這意味著,內蒙古風電裝機容量在這三年內凈增長44%,華北地區即將迎來四年來最大風電裝機潮。


     但特高壓輸電通道的建設,能否全部輸出規劃的風電容量,徹底解決內蒙古的風電消納問題?這成為業內爭議的話題。


     有觀點認為,內蒙古等西部地區的火電裝機量大于負荷,擠占風電發展空間,且內蒙古火電占比至今仍未有明顯下降趨勢。


     2018年,內蒙古電力公司售電量完成1953.4億千瓦時,電網統調裝機達到6905.6萬千瓦,其中火電裝機占60.51%,風電裝機占26.26%,光伏裝機占9.96%,水電裝機占3.01%。


     特高壓線路設計規劃的初衷,是用來連接坑口電站的大煤田、區域大水電項目與用電負荷中心,將火電或水電輸送到用電負荷中心。大部分風電特高壓外送項目,則以風火打捆的方式送出。


     界面新聞記者獲悉,截至目前,只有新疆哈密南-河南鄭州、甘肅酒泉-湖南湘潭、青海海南州-河南駐馬店三條線路,明確提出為新能源特高壓專線。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某些地方政府打著特高壓等通道建設的旗號,吸引風電開發商前來投資,但輸電通道實際投產時,并非“風打捆火”,而是“火打捆風”,風電送出占比量有限、仍以火電為主,達不到當初的設計負荷標準。


     也有業內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透露,錫盟-山東,錫盟-江蘇泰州特高壓線路已在2017年投運,但有的風電場與特高壓相連所需的220Kv電網尚未完全建成,制約部分風電場的并網時間。


     此外,風電通過特高壓外送,送端及受端省份等多個相關方需進行協調溝通,另需支付約0.1元-0.12元/千瓦時的過網費用,增加的輸送成本降低了風電在受端省份的電價競爭力。


     對于受端省份而言,當地政府則更偏向于在本省投資建設風電項目,而不是用外省的工程來填補需求。


     以上海廟-山東直流特高壓和扎魯特-青州直流特高壓通道為例,這兩條線路都將內蒙古的風電輸送至山東,若以1000萬千瓦的風電輸送量計算,將擠掉山東省三分之一的風電市場,爭食本土發電企業的蛋糕。


     山東是中國第一火電大省,正在陸續清退自備電廠和小火電,這為風電贏得一定的消納空間。但“去火電”的節奏與特高壓通道及風電項目的建設,并沒有確切的匹配時間表,導致匹配度出現偏差,內蒙古風電的限電問題在短期內仍存在。


     但也有樂觀者認為,內蒙古風電雖有一定的消納難題,但臨近京津唐電網,通過500Kv的聯絡線即可將風電輸送出去,在操作層面可以實現。


     多位業內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等到消納空間明朗時,再跟進項目就失去了市場機會,“如果不提前布局,項目根本拿不到手里。”


     目前,山東風電標桿上網電價為0.3949元/千瓦時;蒙東為0.3035元/千瓦時,蒙西為0.2829元/千瓦時。在上述人士看來,內蒙古目前的風電電價,即使加上0.1-0.12元/千瓦時的過網費用,仍有一定的競爭空間。


     華電福新副總工張文忠告訴界面新聞記者,風電項目開發的三個基本要素為“天、地、人”,即風資源、可供開發的土地、市場和電價,相較于中東南部地區,內蒙古具有風電開發得天獨厚的優勢。


     內蒙古風資源優,土地集中連片,沒有環保掣肘,不用開山砍伐、興建道路。中東部地區的風能資源差強人意、用地緊張、環保趨嚴,且小規模風電項目開發仍走與集中式相同的行政審批流程,時間成本高。


     多位業內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稱,從政策支持層面考慮,以內蒙古為代表的“三北”區域,或重回風電開發投資的主力市場。

  

 

(作者:席菁華)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內蒙古電力新聞網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我要投稿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ENGLISH

蒙ICP備09000695   您是第 30230512 位訪客    服務郵箱  [email protected]

內蒙古電力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 © 1997-2014 by www.4366265.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今期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广东36选7好彩3奖金 甘肃11选5前一推荐 赚钱的游戏手机游戏 投资理财平台网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号码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江西快三走形态走势图 彩票app下载官网下载最新 多乐彩11选5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高手推荐 江西11选五多乐彩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江苏11选5前二直选 比较好的股票交流群
深圳风采今期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广东36选7好彩3奖金 甘肃11选5前一推荐 赚钱的游戏手机游戏 投资理财平台网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号码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江西快三走形态走势图 彩票app下载官网下载最新 多乐彩11选5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高手推荐 江西11选五多乐彩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江苏11选5前二直选 比较好的股票交流群